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嫡女召夫之一世好命第509章 冷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周节妇自然是不甘心的,她大仇未报,旧恨又更深刻了几分,直逼得她心里堵得慌,连一口通畅的气息都无法好好获得,只能沉默着暂且站在这路边同黎雀儿跟胡玉姬两个人一起冷冷地对峙着,谁也不敢先做那个打头阵的人,而她的四名儿妇现在可还是依然坐在不远处的马车里面。看书否 m.kanshufou.com

    黎家这边从黎家老太太的这个举动当中,看起来似乎已经作好了应有的准备,不仅仅只是想到了黎雀儿与杜仲近日的相处问题,貌似还考虑到了很久以后有可能会出现的纷争。

    先不管黎家的对策是不是有用,以后又会不会产生什么变数,总之,只在最近这几天的时光之中,想来,其应当还是有一些用处的罢。

    再看袁家千金和周节妇一家人这一边,她们今儿个在黎家那儿刮了五千两银子以后,就迅速地离开了黎府。袁家千金没有再继续劝说杜仲赶紧与黎雀儿断绝一切来往,周节妇也没有再坚持非要重新入主黎府。

    这个结果似乎是在昭示着袁家千金和周节妇一家人,在这次与黎家人的较量当中,可谓是输得十分地彻底,除了表面上挣得了五千两的精神赔偿费以外,里子可是什么都没有捞着。

    她的四名儿女都围坐在她的身旁,尽管她的儿女们都不过是十几来岁的年纪,可是,他们此时却跟她一样,面容显得非常地深沉,眉头皱得就跟地沟一样地深厚。他们那般郑重其事的模样,全然不似正值花样年华的小儿女们,反倒与那些已经七老八十的老公公、老婆婆们有的一拼。

    年幼的他们像是知道此次出师不利,都一径闭嘴无言,仔细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免得打破了这严肃的氛围,同时,他们也不想打扰自己母亲的沉思。

    周遭只余嘎吱嘎吱的马车轱辘运转的时候,与冰冷的地面所接触时的声音,一声一声地仿佛直接碾压在人的心口上面,闷得人心慌意乱。

    就见坐在马车外边负责赶车的车夫,也被这种气氛给感染了似地,遇到街道拐角处,或者是狭窄之处,需要拉紧缰绳控制好马匹时,人也不敢大声吆喝,担心发出的吆喝声音太过突兀,只得用力用马鞭子抽打马背,以此来控稳马车的运转速度以及平稳度。

    其实马车夫本不用如此小心翼翼地赶车的,因为这马车并非是周节妇家里的所有物,而是袁家千金府上的专属马车,自然只需要听令于袁家千金就行了,何必再去管周节妇一家人此时此刻到底是个什么心情,眼下又是一种什么氛围。

    但是,现在不只是周节妇一家人气氛凝重,最主要的原因,当然还是因为坐在前面那辆华阁大马车里面的袁家千金,现下也刚好就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别看袁家千金刚刚在黎府里面与秦好玉等人对话的时候,表现得是那么地淡定与从容,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当时简直就快要被气炸了,如果那会儿不是杜仲也在场,她无需顾虑那么多的话,她肯定不会手软。

    堂堂袁家千金,身份与地位都如此高贵,却硬要出手去救周节妇一家人。有关于周节妇一家人的案子,当时已经由慕亲王宁豫以及毕光喜毕大人二人联手亲自审理完毕。零久

    再加上宁豫跟毕光喜又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他们俩联手审出来的案子,即便真的是不小心给误判了,或者他们俩为了杜仲而公报私仇,一下子就给判重了许多,那也是一个亲王和钦差大人审出来的结果。就算有人有意见,想要改变这审判结果,那也必须经过各个环节去疏离,疏离好了之后,再来谈是不是可以改判,是不是可以将犯人给提出来。

    要改判要放人,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必须有关系有银两,各个方面的花费都比较到位了的时候,一切也就差不多要水到渠成了。

大学恋恋笔记本  
倾城弃妃:太子请让道 召唤猛将 外挂王妃,邪王的吃货妻 韩娱之单身爸爸 重生之乡下丫头要自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语言选择